计量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计量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0-(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24:37 阅读: 来源:计量泵厂家

我寻着声音找去,见景观湖边站着个穿月白色绣折枝绿牡丹旗袍的女人。女人身形娇小玲珑,大略一眼,就让我觉得亲切。

女人站在湖边,周身沐浴着月光,笼云笼雾般的,让人觉得不够真实。

我管不住自己的脚朝女人走去,女人闻声缓缓回头,冲我莞尔一笑,那惊人的面容让我目瞪口呆。

“姐姐!”我咽间酸胀的紧,加快脚步朝女人奔去。

女人望着我淡笑摇头,无声地朝我步来。她的脚步轻盈,月白色的旗袍泛着莹华,模模糊糊地仿若一团轻雾,无声地拂过草尖,不一会就到了我身旁。

一双珑玲小脚套在黑色高跟鞋里,小巧的让人很容易联想到旧时的三寸金莲。我忍不住多看几眼,她整个人都是飘飘欲仙的。空气里弥满了怀香气黑,我的心绪早就澎湃不息。

“不!你不是姐姐!你是史怀香!”我心口一窒,脱口道。

史怀香轻笑,没有因为我的话生气,反而抬起一只皓白玉手,抚摸起我的额头。

她的手指纤细柔软,拂在额间,软地如同一阵夜风。

不知为何,看到她,心头陡然酸涩地直抽搐。

她的指尖很冷,就连呼出的气也是沁凉凉的,可是我却依恋这种感觉。一个念头在心底掠过。莫非她是我娘?

“维怡,你长大了!”史怀香叹气道,望着我的眸光,含着股化不去的愁绪。

幽叹无奈的语气,听得我心头越发酸涩的紧。我不知打哪来的勇气,按住她的一只手道:“你是我娘吗?”

史怀香明显的身躯一怔,好一会,才望向我道:“过去的事都已过去!维怡,放下心里的执念,好好活下去!”

说时,手从我掌中抽出,任凭我怎么攥她那手都滑得如同泥鳅。忽而,眼前的人影模糊,化作一笼云雾,渐渐消失在草丛间。

我眼睁睁地看着她消失,急得四处寻找,边找边喊:“你到底是谁?”

她不理我。夜色渐浓,寒风瑟瑟,我不禁打起寒颤。

邹锦华追了来,将迷乱中的我一把拥入怀。

“阿怡,跟我走!”邹锦华抚着我的背脊安慰道。

我适才回神,想到如今的处境,忙推开他。

“二少爷是说笑呢!时候不早,早些回去休息吧!”

他不让,在我转身时,扼住我的一只手腕,“府里原本就不安生,我娘这么做,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我回首望他苦笑:“大夫人怎么做,我是管不着,但我自己的路,我有权力选择怎么走!放手!”

我挣扎,明知挣脱不了,还攒足着劝与他较量,直到手腕淤紫,他才蹙紧眉头松手。

“我娘的手段,你都看到了!再呆下去,难保你不会出事!反正你也不是真心要跟着我爹,不如跟我走!”

我知道,他早就瞧穿我的底细,我还装着无事般在他面前扮演小丑,暗叹算起心计,我哪里算得过他。

只是现在我还不能走,隐约觉得这府里藏着个天大的秘密,这秘密可能与史怀香有关。想到史怀香素指紧了紧。

“你说过我娘还活着,那她现在人在哪?”我想起,邹锦华白日里说的那句话。

“她……”邹锦华变得结巴,我知他心里作虚,连同眸光这会都是飘闪不定,最后望向了别处。

“她是我娘?”我知道他想继续隐瞒,就尽早将话说出。

邹锦华神色变得慌乱,又上来攥我:“知道又如何,难不成你还想认亲!”

他言语里盛满了怒气,眸光冰冷,瞧得我心里发寒。我知道他这会是真怒了。

如果史怀香真是我娘,那她与邹佩章之间……我不敢想像下去,心里说不出有多怕。

大步上前,瞪着邹锦华讥笑道:“我之所以嫁给邹佩章,全是因为姐姐!因为邹佩章他害死了我姐姐!”

我终于鼓足勇气道出心里的秘密,纵然清楚复仇计划已落空,仍不后悔告诉他。全然只因为,现在的我已是无路可走。

急锦华木讷了,愣了会才望向我道:“对不起,维怡,这三年,让你受苦了!往后……往后我会补偿你!”

他眸里充满了怜惜,让无助的我,寻到了久违的安慰。我哭泣着,一头投进他怀里。

我清楚,他一直都扎在我心里头,这三年我根本就没有忘记过他,只是姐姐的死,对我打击太大,我不得不将对他的思念掩于心底。

他抱了我好一会,才将我送回屋,我们说好,明日天一亮就走,他让我不要带太多的东西。我都一一点头答应,望着他离去的背影,莫明的忐忑不安起,几次想追上去,告诉他,我今晚见到史怀香了。

然而,话到嘴边,终是没有追上去。他的背影穿过花木扶疏的九曲长廊一点点远去,直至消失在长廊深处。

这一夜,我翻来覆去睡不着,东方一泛白我就爬起,拾了几件轻便的衣服塞进行李箱,随后轻手轻脚地掩上门,去后院的水池边等邹锦华。

可是一个时辰过去,也不见邹锦华来。

寒露森森,我裹紧外套,哈着气,搓了搓冰冷的双手,隐约听见远处有脚步声,心里窃喜,然而笑容还没完全绽开,就见大夫人身边的老妈子带着一群男家丁恶冲冲地走来。

那老妈子一瞧见我,就双手叉腰,凶神恶煞地冲我白眼。

“哟,六姨太这么想男人啊!大清早的就想与人私奔!”老妈子嘴角一斜,中风似地讥笑道。

我抿嘴,知她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望着她道:“邹锦华呢?”

老妈子轻笑:“二少爷昨晚被大帅叫去营房了,难不成六姨太想说在等二少爷!哼,你也不瞧瞧自己是个什么东西,搭上大帅不上,还肖想着我们二少爷!”

老妈子盯着我,咬牙切齿地,就差将口水唾我脸上。

我心里无底,邹锦华不在,这事我是与谁也难说清,何况是被大夫人的人逮着,他们随便拉个男的来,就能指责我与谁私*奔。

----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这个放在每周日更,平时更《于珏短篇故事集》感谢各位亲的支持,今日就此一更,祝大家周末快乐!

宿州PE管弧形大弯头敷设需要条件

摆臂垃圾车厂家德阳轻型垃圾车

宿迁125风力发电大弯头使用标准

新乡PE电力管大弯头应用领域广

富阳厂家直销国五扫路车价格

新乡CPVC电力管原材料性能要求

15方扫路车哪有多少钱

董氏针灸培训潍坊针灸刺血培训哪里有

扬州建筑保温材料燃烧性能检测防火等级检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