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量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计量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从太平军两大悍将覆灭记解太平天国娈童风气之谜【求医】

发布时间:2021-01-14 16:59:22 阅读: 来源:计量泵厂家

轰轰烈烈的太平天国战争中,最令清王朝上下惊出满身冷汗,甚至险些要了清王朝二百年老命的一场大战,当属太平天国的北伐战争。洪秀全定都南京后,于1853年3月,派林凤祥和李开芳吉文元等悍将,统帅两万大军誓师北伐,这支从扬州出发的虎师,账面上的数量着实不多,但质量却精锐到惊人:清一色由从广西出来的太平军老兵组成,即太平军常说的“老广西”,这些老兵各个身经百战,更对天国的信仰,坚定到了狂热地步,作战精神十分勇敢顽强,战斗力更十分悍勇。而其中公认最为悍勇的,当属太平军这次的俩位统兵大将:林凤祥和李开芳。虽说这二位今天在近代史爱好者中的知名度,远不如太平天国后来的那几位王爷们,由于名字比较秀气,在一些八卦戏说电视剧里,还与洪秀全的妹妹闹出了三角恋绯闻。可放在一百五十年前的太平天国战场上,他们却一度是清军上下最谈之色变的恐怖杀星,甚至听到名号,好些平日牛气哄哄的八旗将军,都止不住打哆嗦。他俩都是广西武鸣人,生在这个尚武之地,更自幼练就一身硬功夫,从拳腿功夫到刀枪剑戟弓马骑射,样样都出名的精悍,没参加太平天国的时候,就在广西江湖上打出了名号,人送绰号“武鸣双雄”,后来跟随在洪秀全的战旗下,更是每战身先士卒,从金田起义起就屡建奇功,号称“军锋之冠”。

以当时清朝的军中顶梁柱,后来与之对战的名将僧格林沁的形容:林凤祥和李开芳,就是太平军中的干将莫邪俩把宝剑。以太平天国失败后,许多投诚的太平军将领的说法,洪秀全当初之所以要派这俩位“宝剑”,打这场狂飙突进的仗,也是因为这二位脾气能力都太强悍,麾下又尽是骄兵悍将,放在身边实在不放心,还不如派到北方去省心。这俩把“宝剑”一出,立刻青锋璀璨:三月份出征,就好比一阵凶暴旋风,疾风骤雨般扫掠北方六省,传说中强悍无比的清军八旗,不是被打的抱头鼠窜,就是还没打就抱头鼠窜,从安徽到河南,一路怎么打怎么赢!更叫清王朝好些自诩“知兵”的“能臣”们汗颜的是,斗狠斗不过这群“长毛”也就罢了,斗智商却更严重着急:期间清军不是没有胜机,甚至怀庆知府颜炳焘更立了奇功,在当地浴血阻击太平军,不但生生拖住了林凤祥,更叫这支太平军主力,迅速陷入清军优势兵力的反包围中。但比起浴血的颜知府,清军主帅纳尔经额,这位深受咸丰皇帝信任的文华殿大学士,满族大臣中少见的文化名流,上了战场就现形,一开始自作聪明瞎指挥,被林凤祥略施小计,摆了个假军事工事就糊弄过去,轻松从清军眼皮底下突围而出,白浪费了颜知府阻击出来的好局面。更严重的后果是,吃了这一吓的太平军,反扑更凶猛暴烈,先绕道翻越了太行山,上演了近代史上一出经典的战略大迂回妙笔,而后霸气连破二十多城池,一举杀入直隶境内。

被耍了一道的纳尔经额,这下更怂包到家,身为直隶总督,却带着部下仓皇逃窜,连官方印信都扔了一地,全成了太平军的战利品。他这种闹法,对于风雨飘摇的清王朝来说,可以说严重到恶心:看看地图就知道,这时的太平军,到1853年十月,已经占领了河北定县,距离北京只有三百多里。剑锋已经直顶在清王朝脖子上。比这生死一线的局面,更令清王朝君臣上下崩溃的,更有清军此时被吓破胆的战斗力。为解救京城危局,清朝咸丰皇帝下了血本,从东北和蒙古调来大批精锐,全是清朝号称弓马骑射最强悍的老底军队。但就是这群传说中牛气的王牌,面对太平军狂飙突进的气概,竟也吓得腿发软。有些骑兵竟然自己宰掉战马,只求别被拉去上战场。拉到战场上去的,更是各种窝囊,比如直隶大战,奉命增援的黑龙江骑兵马队,被太平军一个冲锋,立刻被打的如鸟兽散,有些人由于跑的太积极,竟把马匹武器全都扔光,连衣服盔甲都给扔掉,最后居然要着饭回了京城。那些日子北京城里乞丐扎堆,全是组团跑回来的八旗精锐。军队都丧了胆,北京城的慌乱局面,更超乎后人的想象:太平军攻克定县的消息传来后,全北京就炸了锅,短短几天时间,就逃出了三万多户十几万人,最惨淡的时候,京城平日最繁荣的前门大街,都是满目荒凉,放眼望去一个人都没有。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此时太平军酣畅淋漓的北伐胜利,还闹出了爆炸般的国际影响。以英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都是格外关注,照英国驻上海领事的说法,清王朝的灭亡,看似就是分分钟的事。千里之外的伦敦,传言更是有鼻子有眼:咸丰皇帝已经把大批皇宫财宝转移到漠北去,一路都是黄金白银,相当灿烂耀眼。而传说中正转移财宝的咸丰皇帝,其实已濒临绝望。甚至还给大臣们发表了一个哀叹:明代之行见矣。也就是眼看要步崇祯帝后尘,爬煤山挂歪脖子树的节奏。而比起明朝灭亡前的凄风苦雨,当时清王朝朝会上的悲惨景象,更堪称昨日重现:每次咸丰召集群臣开会,刚说了几句严重形势,接着大臣们就是一群哭,朝堂上嚎哭声震天,一连几天都是如此,闹得大清的各位高官,人人全是肿眼泡。如此大好形势,身为主将的林凤祥,也是壮志满怀。早在打到河南朱仙镇时,他就曾派人回天京汇报工作,满篇全是壮丽景象:“自临淮至此,尽见坡麦,未见一田,粮料甚难,兵将日日加增,尽见骑马骡者甚多。忖思此时之际,各项俱皆丰足,但欠穀米一事。临淮至此,着人带文回朝数次,未知至否?如此山遥水远,音信难通。兹今在朱仙镇酌议起程,过去黄河成功,方可回禀各王殿下金安,无烦远虑也。转奏天王万岁万岁万万岁!”至此,节节胜利的太平军北伐战争,已经骤然到了顶峰阶段,至于夺取京城甚至推翻清王朝,似乎就是临门一脚的事。

二但这临门一脚,北伐军却真没踢好。没踢好的最重要原因,是节节胜利的太平军,接下来的表现,堪称自作死:一路虽说战无不胜,但只是劫掠而非占领,因此越往北边打,越身陷重围,等到兵临北京的时候,基本就已成孤军深入,很快后路被断,陷入团团重围。而老天这时也不做美,这年中国北方的第一场雪,比往年来的都要早,来自南方的太平军战士,本就缺衣少吃,又碰上这恶劣天气,立刻冻伤减员严重。还有就是清王朝命硬,气数未尽。咸丰皇帝危急之下,死马当活马医,调集兵马组织了最悲壮的一次出征。但比起崇祯不断选拔草包的倒霉桥段,咸丰委以重任的,是当时满蒙贵族中最善战的王爷:僧格林沁。比起清军之前各种窝囊的主帅,僧格林沁堪称业界良心,临危受命后不慌不忙,改变以往与太平军盲目死磕的犯二打法,改成一路围追围困,跟已经强弩之末的太平军,打起来车轮持久战。战术一对路,战局骤然反转。太平军先被阻击在静海独流,被拖得濒临弹尽粮绝,无奈之下林凤祥只好南走南走连镇,树木城,浚濠沟,坚守待救兵。这下更中了僧格林沁下怀,缓过气的清军,立刻集中优势兵力猛扑过来,却还是极有耐心的周旋:哪怕咸丰皇帝不断死催他总攻,却还是只当苍蝇嗡嗡,坚持按照自己战术打,就像几块巨石一样,缓慢而扎实的朝着太平军碾压过去。

这种战术下,凶悍的太平军北伐部队,也丧失了最后得胜的机会。虽然绝境一下,太平军的抗击依然壮烈,林凤祥在连镇浴血死守,多次击退僧格林沁的猛扑,他身边最精锐的两千老广西勇士,尽数全部战死。林凤祥身中多处创伤,最后在地洞被搜获,槛送北京,凌迟处死。而后僧格林沁故技重施,又在冯官屯围困住了李开芳,火攻水攻全用上,还是步步推进的碾压战术,在付出了巨大伤亡代价后,还是拜了李开芳病急乱投机使诈降机的破绽,将计就计把这员悍将捕获,送到北京城处决。至此,这场震动清王朝北方大地的生死大战,以清王朝获胜告终。而太平军前后最令清军上下称奇的,依然还是凶悍的战斗力。哪怕是最后山穷水尽的冯官屯大战上,一位被俘的太平军老广西士兵,竟然还能趁清军不注意,突然出手夺刀杀死清军卫兵,还抢了马匹逃跑,结果僧格林沁亲自围追,调集士兵前后堵截,才把这人干掉。而死在他手下的满蒙精锐,这一会功夫竟有十几个人。“老长毛”的战斗力,这下也传遍了清军上下,之后的好些年里,真真切切让清军胆寒。而比起这件事来,另一个令清军上下惊讶的,还有太平军中的另一个现象:同性恋风气。最典型的,就是已凌迟处死的悍将林凤祥。三林凤祥的被俘,以被裹入太平军的武昌人陈思伯的说法,是这样一幅壮烈的景象:林凤祥的右臂和左腿都受了重伤。

而后大营被攻破,却唯独找不到林凤祥,急的僧格林沁挖地三尺,连续搜索了四天,终于找到了林凤祥藏身的地道,进入一看更惊叹:地道里灯火通明,家具摆设齐全,存粮更够用一个月,连林凤祥在内三十多名太平军将官都藏在里面。而正当被发现的太平军将军,各个惊愕拿起武器,准备决死一搏时,却还是林凤祥强撑着站了起来,长叹说天意如此,慨然被俘。但以薛福成的说法,这悲情被俘的过程里,却更还有一件雷事:被抓获的林凤祥,当时还怀抱着俩位“美人”,在地道里饮宴做乐。而且头发还都剃了,本来准备找机会私奔逃跑。这事看似不稀奇,但真正惊掉清军眼球的,是林凤祥所坐拥的“美人”,其实都是男人。为何会有如此风气?原来太平天国自建立后,最为出名的,就是对男女之事的严打: 1851年正式起义时,洪秀全就郑重其事地颁布了五条军纪,其中第二条是“别男行女行”,设立由清一色妇女组建成的女营。后来,为了杜绝男兵与女兵之间的感情纠纷影响战斗力,洪秀全又出台了男女隔离的制度,说:“男有男行,女有女行,不得混杂。”在永安城分封五王时,洪秀全还颁行了“十诫”的天条,说,“凡男人女人奸淫者,名为变怪,最大犯天条。”太平军占领了长江重镇武昌后,洪秀全变本加厉,对男女隔离的制度贯彻得更加严密、更加苛刻,即使是丈夫探看妻子,儿子探视母亲,也“只宜在门首问答,相隔数武(步)之地,声音务要响亮”。

“凡夫妻私犯天条者男女斩首”。夫妻也不可同寝,但有违反,一律杀头。攻克南京前夕,洪秀全又发布了一道严分男女界限的诏令:“女理内事,外事非宜所闻”。严禁身边妇女与外界联系。所以,林凤祥绝对不敢明目张胆地携带美女随军。也正因为洪秀全的严苛要求,太平军上上下下将士的性需求得不到满足,处于长期压抑状态,所以,军中就形成了此扭曲的、畸形的怪现象。士兵之间有没有搞同性恋倒没有确凿的材料可考,但太平军中比较盛行收养“童子”,即渔猎比较英俊美艳的少年良家子弟随军,当作自己的妾童。张德坚的《贼情汇纂》中就有大量这方面的记载,比如太平军所过之处,虽说不奸淫妇女,却家家搜索美貌的少年。所谓“不意遭逢粤匪(太平军),掳胁良民,其视童子为至宝,每陷一城、过一乡,避匿不及,举富贵贫贱之家钝敏妍媸之童子,悉一网打尽。”正是当时太平军纪律的真实写照。这样的做法,也给百姓们带来了同样深重的苦难:好些男孩被掳掠时,父母们都痛哭流涕,有些父母因为苦苦哀求,还被太平军杀害。而被抓进太平军军营的男孩们,生活也是十分苦难,公开的称呼,往往叫“公子”、“小大人”,其实却要受军将们的蹂躏,稍微露出点思念父母的心思, 就要被严刑拷打,有些人还被活活拷打致死。

于是太平军军营中,就有此常见的情景:有些美貌的少年,被拉到军将们面前,当场放上各种刑具,只要好好听话被蹂躏,就给好吃好穿,胆敢反抗就立刻严刑拷打。如此恩威并施,吓得好些孩子忍气吞声,过了好多年生不如死的生活。特别值得说明的是,男性将士宠养男童,女性将士也宠养女童,目的都是同样的:聊解空虚寂寞。比如曾国藩的幕僚王闿运纳有一房小妾,名叫莫六雲。这莫六雲本是广西宣化(今南宁)横塘人,小名阿柚,被太平天国的女军掳去,结果就成了太平军女将的玩物,后来其父到太平军军营里苦苦哀求,想把孩子赎回来,也被严词拒绝。直到包养她的太平军女将,后来获罪被害,这姑娘才重见天日,后来又辗转邂逅了王闿运,这才因祸得福。对这段姻缘,王闿运视为平生快事,对这位曾蒙受苦难的女子,更给予了温暖的恩爱。以他《湘绮楼诗集》中的说法是:“余在南海听歌,有南宁女子,言顷过旧寓,凄然伤心,众人痴笑之,余独心赏,赠以诗,买之同归,今生二女,遂为妾。”但比起后来很多太平军军将沉迷于此道,以至斗志消磨,林凤祥却还算好,至少并未丧志,被擒后“见王(僧格林沁)之倨傲,立而不跪也”,忠贞不屈、视死如归,在遭受寸磔时,“刀所及处,眼光犹视之,终未尝出一声”,称得上是条硬汉子。

李开芳及他的部下黄恣端、谢金生等七人在北京就义时也同样昂首扬眉,勃勃不屈。清军在捆绑黄懿端时,黄懿端还飞脚把敌人踢死两个,踢伤两个。临刑时,观众万头攒拥,黄懿端朗声对观众说:“自出天京,所向无敌,清妖不堪一击,灭亡就在眼前!”悲哉!太平军猛将如云,只可惜领袖洪秀全荒唐施政,又工于心计。这群血战到底的战士,至始至终未得到总部援助,与其说是被清军消灭,不如说是被洪秀全耽误死。而后更惨烈的是后来的天京事变,大批太平军猛将自相残杀。以至于流传下来民间俗话:天父杀天兄,江山打不通,长毛非正主,依旧属咸丰。

厦门流产到底需多少钱

上城区可以打胎吗

兰州治疗焦虑症哪家医院好

甘肃看精神病的医院口碑专业吗细节见真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