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量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计量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美监视欧洲盟友秘密情报每部传真机都有代号

发布时间:2020-02-11 03:12:03 阅读: 来源:计量泵厂家

6月30日,厄瓜多尔总统科雷亚接受美联社采访

“一些文件显示,美方依据与对方信息互换范围把盟友可信任程度分成三六九等。德国和法国为“第三等级”国家,或者说是“可信任度最差的合作伙伴”,对它们的监视程度与伊拉克、沙特阿拉伯等国相同。”

欧洲联盟多国6月30日因美国以欧洲盟友为秘密情报监视目标而震怒,危及美国与欧盟之间即将举行的自由贸易协定谈判。

火上浇油般,英国《卫报》当天披露美国对欧盟和欧洲国家在美使馆或办事处情报监视活动详情,同时指称美方监视目标还包括日本和韩国等其他地区盟友。

“底儿掉式”复制硬盘

《卫报》6月30日援引美国人爱德华·斯诺登提供的美国国家安全局机密文件,详细描述美方对盟友的情报监视活动。文件显示,美方以38个驻美使馆和外交办事处为“目标”,包括欧盟机构以及法国、意大利、希腊等欧洲国家,还包括日本、韩国、印度、土耳其、墨西哥等其他地区盟友。

美方采取多种监视手段,包括“底儿掉式”复制电脑硬盘内文件以及在传真机等电子通信装备上安装窃听器。而这两种手段都被用在欧盟驻纽约联合国总部的办事处。一些文件显示,一台“目标”电脑硬盘内的所有文件都被复制窃取。

每部传真机都有代号

另外,针对欧盟驻华盛顿办事处的美国机密文件中明确标明,哪台传真机用于办事处向欧洲各国首都回传文件。而这一外交机构内90名职员都成为监视目标。

美国对欧盟以及欧洲国家的情报监视活动有多复杂、规模有多大,可以由名目繁多的监视项目代号体现。

对欧盟在华盛顿办事处一部传真的监视项目代号“卓普米尔”、对欧盟在纽约办事处的监视项目叫做“珀迪多”、对法驻纽约和华盛顿办事处的监视项目分别为“黑足”和“瓦伯什”,对希腊两地办事处的监视项目叫“鲍威尔”和“克朗代克”。

盟友被分为三六九等

《卫报》爆料前,德国《明镜》周刊29日和30日连续两天刊文报道,美国情报监视的目标包括欧盟位于华盛顿和纽约的办事处以及布鲁塞尔欧洲理事会总部建筑,并且监视德国民众数以亿计的电话通信、电子邮件和手机短信。

《卫报》援引的美国国家安全局机密文件显示,美方监视欧盟办事处的目的在于,获知欧盟国家之间就全球事务的分歧以及其他矛盾。

除利益受损,欧盟恐怕还会伤感情。一些文件显示,美方依据与对方信息互换范围把盟友可信任程度分成三六九等。其中,“第一等级国家”是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位列“第二等级”;德国和法国为“第三等级”国家,或者说是“可信任度最差的合作伙伴”,对它们的监视程度与伊拉克、沙特阿拉伯等国相同。

美国国家安全局在一份文件中说:“我们可以攻击第三等级合作伙伴国内多数通信,我们也正在这样做。”

克里称“收集情报是寻常事”

美方活动彻底惹怒欧洲盟友,德国、法国、欧盟多名官员表达强烈不满。

分管司法、人权和公民事务的欧盟委员维维亚娜·雷丁6月30日警告,如果报道属实,不少人“期待已久的”欧盟与美国自由贸易协议谈判将受到影响。

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6月30日发表一份声明,允诺将通过外交渠道就媒体报道向欧洲作出解释,声称美方监视活动并不“出格”。美国国务卿克里1日称,收集其他国家的情报“是寻常的事情”。

由于《卫报》最新报道中提到日本办事处也受到监视,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7月1日说,日方正要求美方通过外交渠道就最新报道作出澄清。

欧洲怒语录

如果报道属实,那么这件事将“严重冲击”欧盟和美国之间的关系。

——欧洲议会议长、德国人马丁·舒尔茨

“如果我们的伙伴涉嫌正在窃听欧洲谈判代表的办公室……我们就没有办法谈判”欧盟—美国自由贸易协定。

——欧盟委员维维亚娜·雷丁

“我们需要得到(美国)最高层澄清。”

——荷兰籍欧洲议会议员玛丽切·沙克

如果报道属实,那么这件事“可憎……美国最好是去管好它的情报部门而不是监视盟友。”

——卢森堡外交大臣让·阿塞尔博恩

“这超越我们能够想象的程度,我们的朋友美国把欧洲国家看成敌人……让人联想起冷战时期敌对国家之间的行为”。

——德国司法部长扎比娜·施纳伦贝格尔

厄国“变卦” 斯诺登没人要了?

厄瓜多尔总统拉斐尔·科雷亚6月30日说,美国人斯诺登的命运掌握在俄罗斯当局手中。俄罗斯、冰岛等国近日均未对收留斯诺登做出积极表态。

厄瓜多尔总统科雷亚当天接受多家媒体采访,说斯诺登正“受到俄罗斯当局照看”,只有得到俄当局许可才能离开莫斯科机场。

斯诺登6月23日离开香港前往俄罗斯,一个星期以来据信一直滞留在俄罗斯首都莫斯科谢列梅捷沃机场。

科雷亚没有对斯诺登完全关闭避难大门。他说:“斯诺登没有护照。我不懂俄罗斯法律,也不知道他是否能离开机场,但我明白他不能(离开)……如果他抵达厄瓜多尔大使馆,我们将评估他的庇护申请。”

就美方近来向厄方施加的压力,科雷亚模糊回应。他告诉美联社记者:“我尊敬其他国家和它们的法律。我认为,有人如果违反法律,必须承担相应责任。但是,我们也相信人权和司法程序。”美联社解读,科雷亚的这番言论表明,斯诺登前往厄瓜多尔的可能性越来越小。

6月30日,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接受莫斯科“回声”电台采访时表示,斯诺登事件不在克里姆林宫议事日程范围内。

希崎杰西卡种子

云南虫谷小说

羽田爱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