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量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计量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Uber的中国迷途内部布局缓慢外有黑车质疑

发布时间:2019-09-29 19:26:34 阅读: 来源:计量泵厂家

Uber的中国迷途:内部布局缓慢 外有黑车质疑

成立不到5年,拿到12亿美元融资,做到182亿美元的估值,Uber再次备受瞩目。相比较国外的发展,Uber在中国(除港澳台)的拓展算得上谨慎,10个月的时间仅仅进驻了四座城市。在这种慢步调下,Uber是否能够适应中国的节奏?能否避免黑车的质疑?能否与易到等本土产品相竞争?

Uber中国开走平民路线:10个月拓展4座城市

入华十个月,Uber调整其在中国的高端定位开始走平民路线。

6月19日,Uber正式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推出了较低价位的UberX服务,以上海为例,UberX主打帕萨特以及别克君越车型,起步价由UberBlack(宝马奔驰等高级轿车)的20元降为15元,每公里由4.12元降为2.86元。而上海出租车起步价为14元,每公里2.4元。在旧金山UberX的价格比普通出租车的价格低了近25%。

Uber上海总经理王晓峰在接受凤凰科技采访时表示,Uber在中国已经取得了不错的进展,因此是时候开展价格亲民的业务。

不久前,这家成立不到5年的美国用车软件刚刚完成了12亿美元融资,估值高达182亿美元,超过索尼(168亿美元)、三菱汽车(104亿美元)等老牌企业。

相比较国外每个月都有2万多名新司机加入Uber的平台,Uber在中国的拓展显得小心翼翼。去年8月份,Uber中文网站上线的同时宣布将上海作为进入中国的第一站开始试运营。

Uber在中国最先落地的业务并非低价的UberX,而是高端租车服务UberBlack,所提供的车辆也仅有奔驰S系、奥迪A6、宝马7系高端车型。

今年2月份,经过半年的试运营Uber宣布正式在上海商用,并加快拓展步伐,南下在广州深圳展开试运营。而后北上,于4月25日进驻北京市场。在进入北京的当天,Uber请来已加盟小米的前谷歌Android业务副总裁雨果·巴拉站台。

10个月拓展4所城市,王晓峰对这个速度感到比较满意。“与其进入100个城市,不如进入到一个城市就心无旁骛的把它做好,空谈多少城市意义不大。”

对于城市拓展战略Uber亚洲运营总监Allen Penn是这样说的,“Uber在选择进驻某个城市之前,会对这个城市进行用户调研,包括城市的国际化程度、用户消费能力、对新产品的兴趣程度等等,以减少市场的不确定性。”

Uber调研的结果是在进入北京初期仅在三里屯、国贸商区提供叫车服务。凤凰科技曾试图在朝阳区望京科技园及西城区新街口尝试用Uber叫车,但均被提示“所有车辆目前已占用。”

Uber的司机师傅苏彤向凤凰科技介绍,Uber给司机划定了车辆的停靠点,对于车辆所在的位置有一定限制。但是相比较两个月前,目前其停靠地点已从三里屯、国贸商区向东拓展至东直门、三元桥附近。

“Uber的乘客主要是老外,中国人用的少。”据苏彤透露,在周五周六晚上接到的订单最多,平日很少,甚至会有没有订单的情况发生。

Uber的中国式落地:与租赁公司合作汽车数量受限

Uber以与私家车的合作起家。在美国安装有Uber的私家车车主可以在Uber上接单。后来合作对象逐渐扩充至租赁公司、出租车公司,业务也延伸至送花、送宠物乃至出租私人直升飞机。

基于法律上的特点和政府对出租车行业的宏观调控,Uber在中国从汽车租赁入手,与当地的租赁公司进行合作,提供连车带驾驶员的租车服务。

1. 只与租赁公司合作

出于对中国政策法规的考虑,在进入中国以后,Uber便一直对外强调“只与租赁公司合作,不接受个人车辆”。

王晓峰表示,Uber扮演一个租车平台的角色,只是为租赁公司之前开展的租车业务提供一个手机平台。

苏彤在一个周之前成为了Uber的一名司机,而后他拿到Uber发的一部只能接单无法打电话发短信的iPhone 4S,和租赁公司配给奥迪A6。“车是租车公司的,我只负责开车拉活。”对于自身的劳动合同签在哪里,苏彤自己也并不清楚,另一个Uber司机刘易称司机的劳动合同也是签在了租赁公司。

虽然与租赁公司的合作在一定程度上规避了法律风险,但也限制了Uber的汽车数量和扩张速度。王晓峰以商业秘密为由未透露具体的汽车数量和用户数。但他表示用户下单后的等车时间已经从春节之前10分钟,缩短到现在的5分钟,“可以看出汽车数量在不断增减。”

而此前有媒体引用Uber司机的估测称截止到2月份Uber在上海的汽车大约仅有200辆。

与之对应,本土用车APP易到用车会招募私家车来保持增长速度,据其官方公布的数据易到在国内有5万多辆汽车。当车辆与车主均通过简单的“考核”后,易到会将私家车挂靠到租赁公司,车主与第三方劳务派遣公司签订合同。换而言之,在实际的操作中仍然是车主驾驶自家车。有消息称,易到平台上的车辆有90%均来自私家车。

2.司机领取固定工资

在进入Uber之前,苏彤曾将自家的帕萨特挂在易到平台下几个月。他离开易到原因之一在易到的收入在减少。

据了解,国内打车软件易到用车和大黄蜂均以“时长单价×时长+公里单价×公里数”的方式来计算司机的收入。凤凰科技从易到的内部人士了解到,在北京,易到的经济车型单价为每小时24元、每公里2.5元。乘客端的计价公式与司机端相同,但是乘客的单价为每小时30元,每公里3元。如果车辆在1小时内的行驶了10公里,那么乘客需要付30×1+3×10=60元,而司机能够得到24×1+2.5×10=49元,易到和租赁公司从中抽取了11元,约为18%。

前不久,易到用车曾因延迟发放司机报酬遭到司机的静坐抗议。其官方解释是发现有司机存在刷单行为,因此需要时间来甄别。有246次接单记录的易到司机石正磊称确实存在刷单,他对易到延迟发放报酬并无异议。但令石正磊不满的是易到为拓展市场将时租30元改为了半时租15元。“看起来还是1小时30块钱,但是我们的起步价低了。”

与易到大黄蜂等国内打车软件不同,Uber司机的报酬标准是由租赁公司给出,不同的租赁公司有不同的分成模式。王晓峰称具体的司机报酬Uber并不清楚,这是由租赁公司和司机协定。

苏彤向凤凰科技透露,北京的司机是领取固定公司的,但对于具体多少工资,苏彤称刚到不久不清楚。

而此前有媒体从上海的司机了解到,Uber司机的薪酬是底薪+三方分成模式,一种是70%×20%+30,比如说用户打车花了100,Uber把70%即70元分成给汽车租赁公司,租赁公司抽取其中的20%即14元加上Uber给的30快钱补贴给司机,最终到司机手里是34元,另一种则是前三单无补贴,但是分成比例提高到了80%。

3.中国本土化

与嘀嘀、快的等打车软件形成显著差别的是,Uber 的用户不需事先输入目的地,也无法用语音叫车。在Uber 的模式下,司机不需要也无法抢单,在接单前不知道自己的目的地在哪里,只要回应了,便不允许拒单。

基于快的滴滴打车等软件已经培养出的用户习惯。王晓峰认为“用户的一些习惯是可以改变的。”

接入支付宝支付被Uber视为中国本土化的重要一步。但从实际操作来看,用户要使用支付宝,需先开通支付宝海外代扣服务。除此之外,在Uber的中文网站无法用中文来搜索所在城市。对于这些问题,王晓峰表示在一些细节还需要时间来解决。

难以规避的黑车问题

去年8月,Uber宣布在上海进行试运营时,媒体对于Uber入华的前景并不乐观,一个主要原因是难以应对政府监管。

如上文所述,易到用车以人车分离的方式来避免黑车的法律风险,尽管如此也没有摆脱外界对于其黑车的质疑。苏彤透露,曾有易到司机在首都机场附近被以非法运营为由查处,交了1万元罚金。

对于黑车问题,易到用车CEO周航之前在接受凤凰科技采访时曾称希望公众改变对于黑车的偏见,“他们也需要养家糊口。”石正磊认为自己做的事情也并非黑车,“应该是介于黑车和出租车之间,但是政府应该不会管我们,毕竟易到已经做的这么大了。”

在国外,洛杉矶市政府也曾以“未经许可从事商业运输服务”为由向Uber下达了禁令。除美国本土外,包括德国柏林、比利时,西班牙等过也宣布Uber的服务“非法”或给予“临时禁令”。虽然有些禁令已被解除,但这透露出了Uber在法律上的隐患。

“只与租赁公司合作,不接受个人车辆”是Uber在中国规避黑车问题的模式。Uber直接向汽车租赁公司签订租车合同,然后再派出司机驾驶汽车,不与私家车进行合作。

这种“代驾租车”的方式符合法律法规吗?早在2011年,一嗨租车的“带驾业务”被央视等媒体曝光涉嫌违法,后来包括一嗨在内的多家线下租车企业叫停了该服务。

但在2012年北京市颁布了修订后的《北京市汽车租赁管理办法》。《办法》将之前的“提供汽车租赁服务,不得提供劳务驾驶”,修改为9座(含9座)以下小客车“不得配备驾驶员。”有律师分析称“这可能默许了由第三方或者劳务公司提供驾驶员的行为,而不是一律规定不得提供代驾服务”。

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赵占领律师向凤凰科技分析道,我国法律目前在商务叫车方面未有明确的规定,这一模式的关键在于车辆是否为正规租车企业的车辆,是否有运营资格,若具备了运营资格那么便降低了黑车的风险。

应采访者要求本文司机师傅均为化名。

结语:与支付宝的合作是Uber实行本土化的第一步,但其不能流畅运行的安卓版本和不符合中国人的页面设计,使Uber当前用户集中于在中国的外国人。尚未实现中国本土化的Uber能走多远?这还是个问句

GAI爷新曲盖世英雄这个游戏有嘻哈谢丹

跨界也疯狂开霸王色了选手翻车评委晕车是怎么回事顾建华

新型机器人也会蹬墙跑酷可用于地震救援连接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