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量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计量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女装折扣店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何处安放“大红门”

发布时间:2019-08-16 13:22:08 阅读: 来源:计量泵厂家

“究竟该搬到哪?现在(搬)出来的、没(搬)出来的都在关注大红门的动向。”虽然在北京生活了20多年,但一张口,许长发依然满嘴“东北味儿”。

52岁的许长发经历过两次影响其命运的“南下”。第一次“南下”是在20年前,从部队退伍后离开黑龙江老家,跨越一千多公里来到北京成了“北漂”,扎根大红门地区做起服装批发生意;第二次“南下”发生在去年,这一次仅仅跨越了一百多公里,依然做服装批发生意,只不过是转移到了河北保定白沟新城大红门国际服装城。

与许长发的人生息息相关的“大红门”曾是明清两代皇家猎场“南海子”的正北门,如今却是北京最著名的纺织服装集散地。此处距离天安门仅5公里,聚集了45家活跃市场,涵盖服装、面辅料、床上用品、鞋帽、小商品批发等业务,商户2.8万户,直接从业人员约5.8万人。

近年来,由于集聚过多非首都功能,许长发曾生活了20年的北京正在遭受“大城市病”困扰,人口过度膨胀、交通日益拥堵、雾霾天气频现……为疏解商贸物流等非首都功能,北京动物园批发市场、大红门等多个大型批发市场最近加快了外迁步伐。

许长发正是随着大红门外迁的步伐来到河北保定白沟新城。以箱包闻名的保定白沟新城是京津冀经济圈的重要商贸产业聚集区,与大红门一样有着30多年发展历史,是北京专业市场转移外溢的承接地之一。

与许长发一起搬过来的还有1500多家商户。“早晚要往外走,不如先出去占个好地儿。”许长发和许多商户心里都明白,北京要“瘦身”,在疏解低端产业过程中,大红门搬迁是大势所趋。

“但究竟往哪里搬?”采访中,许长发不停地问着这个问题。

由于客流少,许长发和搬过来的很多商户对一年来的经营状况并不满意。同是最早入驻白沟新城大红门国际服装城的原北京商户赵明富说,在北京大红门时他的摊位也就七八平米,一天的销售额在一万元人民币左右,到了白沟,摊位扩大到41平米,一天的销售额却仅在四千元上下。

许长发将客流少的状况归因于大红门市场疏解不集中。

为承接首都商贸批发功能,天津、河北多个区县的商区都给出了极具吸引力的优惠条件,频频向北京“动批”、大红门这些专业市场抛出橄榄枝。目前已知的有意承接首都商贸搬迁的商区包括廊坊永清国际服装城、固安京南服装工业基地、保定白沟新城、石家庄乐城国际贸易城、天津西青区卓尔电商城等。

“批发市场讲究集聚效应,现在各地建商场,抢商户,客流一分散,赚不着钱,商户还得回流北京。”许长发说道,在这场针对首都商贸物流的“争夺战”面前,商户中弥漫着严重的观望情绪,究竟该搬到哪?哪儿更容易形成服装批发集散地?这些问题让商户们琢磨不定。

“把整个大红门市场直接搬到另外一个地区当然是最好的。”河北经贸大学京津冀一体化发展协同创新中心专职副主任、研究员田学斌认为,产业集聚无论对商户还是对消费者、生产者以及上中下链条的打造都是有益的,北京非首都功能在疏解过程中能否让产业重新集聚、盈利,形成一个新的有活力、稳定发展的市场,政府应发挥好引导作用。

为让白沟新城大红门国际服装城更加有“人气”,被推选为白沟大红门商会常务副会长的许长发曾主动承担起帮助商城招商的工作。但由于经营状况不理想,在他带动下外迁的200多家商户中已经有30多户又返回北京,“转战”其他商场。“他们觉得在北京即便做零售生意都能赚钱,北京毕竟是个有两千多万人口的大城市。”

虽然许长发已经在白沟买房,但并不打算卖掉北京的房子,他打算再观察观察。“如果形势好,就扎根在白沟”,许长发说,如果形势不好,他也琢磨着重新“北上”。

广州女装杂款尾货批发市场

品牌女装折扣店批发

广州商务品牌尾货批发